<address id="pfnbx"></address>

        首頁 > 史鑒

        史鑒

        《聰訓齋語》與家風

       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    發布時間:2022-07-11 10:32:54    分享至新浪微博

          我國古代家教家訓肇端久遠,其中清代張英所著《聰訓齋語》影響甚遠。張英通過言傳身教及所著《聰訓齋語》的影響,逐步形成了為人稱道的“江左第一家風”并為后世傳承。


          張英(1638—1708年),字敦復,號學圃,安徽桐城人,康熙六年中進士,欽授庶吉士,后擔任經筵講官,成為清代入直南書房的第一批官員。他先后任內閣學士、禮部侍郎、翰林院掌院學士、工部尚書,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,卒后謚文端;著有《篤素堂文集》《南書房記注》及《書經衷論》等。張英品格端方、學識淵博、為官清廉勤慎,是著名的賢臣良相,康熙皇帝贊譽其“始終敬慎,有古大臣之風”。


          張英頗得好評,因他治家有術、教子有方。后世子孫秉承家學,在科舉、仕宦方面多有成就。張氏家族相繼出現“父子雙宰相”(張英、張廷玉)“三世得謚”“四世講官”“五朝金榜題名”“六代翰林”“七世為官”等盛景;在學術、詩文及藝術創作上同樣成就斐然,成為清代聲名顯赫的政治世家、科舉世家、文化世家,雍正帝稱其“一門感勵名節,溫恭謙謹”。曾國藩曾教誨其子:“顏黃門之推《顏氏家訓》作于亂離之世,張文端英《聰訓齋語》作于承平之世,所以教家者極精,爾兄弟宜各覓一冊,常常閱習?!?/span>


          張英在《聰訓齋語》中,闡述了其家教家訓主要內容——“予之立訓,更無多言,止有四語:讀書者不賤,守田者不饑,積德者不傾,擇交者不敗”;并通過“教之孝友,教之謙讓,教之立品,教之讀書,教之擇友,教之養身,教之儉用,教之作家”等方式,使后世子孫實現個體幸福、促家族綿延、保社稷安寧。


          諄諄教子,立身成人


          詩書繼世長。讀書是學習的重要途徑。張英深受儒家耕讀文化影響,繼承并發展了“詩書繼世長”的傳統家訓。在張英看來讀書有諸多益處。其一,“書卷乃養心第一妙物”,讀書可以修身養心。因為人心靈敏異常,變化多樣,不能使之過于勞累或過于放逸。一個人如果終日不看書,耳目身心無處安頓,就會怏怏不樂。只有通過讀書才能拓寬視野,涵養心性,獲得感受幸福、直面挫折的能力和隨遇而安的心境。其二,讀書能提升氣質,使人不敢輕賤?!半m至寒苦之人,但能讀書為文,必使人欽敬、不敢忽視。其人德性,亦必溫和,行事決不顛倒,不在功名之得失,遇合之遲速也”。因為讀書能開闊心胸,躬身自省,做到與他人與社會和諧相處,獲得他人敬重。


          積德者不傾?!皣鵁o德不興,人無德不立?!钡赖滦摒B既是個人的必修課,也是家族立身之本。張英不但用儒家的傳統道德價值觀如四維、五德、八常等來教育后代,同時還要求他們與人為善、禮讓為先。張英為人端正忠厚,常稱“與人相交,一言一事皆須有益于人,便是善人”。他遇朋友有信,待桑梓以恩,為官時與同僚相處和睦,每每舉薦他人,從不令他人知曉,康熙帝稱贊其“謹厚慈祥”。所以在他致仕歸家時,康熙帝親自率百官設宴為他餞行,地方士紳、親朋好友及家鄉父老數千人郊迎數十里。


          張英在《聰訓齋語》傳諸后世的還有“終身讓路,不失尺寸”八字。他說“余行年五十余,生平未嘗多受小人之侮,只有一善策——能轉彎早耳”“每思天下事,受得小氣,則不至于受大氣,吃得小虧,則不至于吃大虧”。根據《桐城縣志略》記載:張英家人與鄰居發生宅第糾紛時,飛書傳至京城請他出面解決糾紛。張英閱后卻回詩一首:“一紙書來只為墻,讓他三尺又何妨;萬里長城今猶在,不見當年秦始皇?!奔胰俗x信后深受啟發和教育,主動將院墻向后移了三尺,鄰人也深為感動,亦退讓三尺,遂成六尺之巷??梢哉f,張英主動禮讓出三尺,既是其道德體現,也是其人生智慧選擇。


          擇交者不敗。張英目睹過諸多世家子弟因交友不慎身敗名裂乃至家族覆滅的悲劇,為避免重蹈他人覆轍,他將交友提到“保家”的重要地位:“人生以擇友為第一事”“保家莫如擇友”。他仔細觀察了子女從幼年到成年的發展心理:“自就塾以后,有家有室,漸遠父母之教,初離師保之嚴。此時乍得朋友,投契締交,其言甘如蘭芷,甚至父母、兄弟、妻子之言,皆不聽受,惟朋友之言是信?!边@個時候,就一定要選擇那些品行端正、為人謙慎、喜好讀書的人為朋友,只有這樣,才能交到“有善相勉,有過相規,有患難相救”的諍友、諒友、直友,也讓家族遠離禍殃。


          謙恭謹慎,耕讀傳家


          謙恭謹慎以治家?!爸渭抑?,謹肅為要”。一方面,雖然張英走進了權力的中心,但他清醒地意識到“高位者,責備之地,嫉忌之門,怨尤之府,利害之關,憂患之窟,勞苦之藪,謗訕之的,攻擊之場,古之智人往往望而卻步”,而且人們不會當面指摘世家子弟的過失,導致他們成才反而比寒門子弟更為艱難。另一方面,張英入仕后一直在京為官,諸子則在桐城、南京等地讀書生活,難以做到耳提面命。因此,張英一再強調家族子弟要自我約束,在讀書、為人、治家、做官等方面都要敦厚謙謹、慎言守禮,切勿“飯不嚼便咽,路不看便走,話不想便說,事不思便做”。在他的“始終敬慎”的言傳身教下,“張氏當隆盛時,其子弟無不謹敕謙約,可為大臣家法”。當然,這種謙虛謹慎更多的是講規矩、守戒律,是要求自己和他人把握好為人處世做官的尺寸與底線,而不是毫無原則地明哲保身。


          讀書進學以興家。張氏家族起自科舉,興于科舉,極其重視通過科舉考試來實現家族繁盛。但張英同時也認識到“每見仕宦顯赫之家,其老者或退或故,而其家索然者,其后無讀書之人也;其家郁然者,其后有讀書之人也”。所以,即使遠在京城,張英依然堅持通過頻繁的書信“遠程指導”子侄讀書,讓他們定期將讀書心得、所做文章寄給自己并精心點評,希望張家成為詩禮簪纓之族。張英還對如何讀書提出了真知灼見。那就是一要多讀精品,不貪多求全。根據修身養性和學習需要,選擇六十到一百篇精心學習即可。二要根據不同年齡選擇書籍。年幼時候反復誦讀四書五經、秦漢古文,二十歲之后可以根據興趣研讀諸家作品。三是要認真習字,多習楷書,“以端莊嚴肅為尚”。張氏家族后來的興盛,也是發端于張英的精心指導及其諸子在科舉考試上的成功。


          精心守田以立家。張英一生耕讀傳家,既能于廟堂運籌帷幄,又長于教子之道,還熟諳田產經營之法。他認為“長子孫者,畢竟是耕讀兩字”。所謂耕讀,首先得有田可耕,才能安心讀書治學。即使子孫后代不能通過科考取得進身之道,也可以通過經營田產而存活于世。因此,張英教授后代“守田之法”,其法有三:一要安心田產,不要學商人逐一時之利。二要挑選好的佃戶,因為他們會及時耕種、興修水利,比良田更值得珍惜。三要躬耕田畝、經營田產,要“目擊田家之苦,開倉糶谷時,當令其持籌”。從而學會勤儉持家,戒除奢靡惡習。張英還要求家人用田產的收入來扶助孤苦族人、周濟貧寒士子、救助受災鄉民。


          清廉為官,勤勉理政


          清廉是為官之本,也是張氏家族世代傳承的家教家訓要求。張氏家族自從張英曾祖父張淳入朝為官以來,始終清廉傳家。張英一生廉儉為官,并聲稱“使我為州縣官,決不用官銀媚上官”。張廷玉恪守父訓,反復強調“為官第一要廉”“養廉之道,莫如能忍”。雍正帝稱贊他們父子:“汝(張廷玉)父清白傳家,中外所知。汝遵守家訓,摒絕饋遺?!?/span>


          為官清廉是底線,勤政盡責方稱職。張英學識淵博,政治經驗豐富。他在朝為官30余年,因為勤勉為官、公忠體國、謀略得當而深得康熙皇帝信任??滴醭跄?,張英與兵部尚書明珠力排眾議,堅決主張三藩同撤,有力維護了清王朝的大一統局面。自此之后張英深得康熙皇帝信任,每次御駕親臨南苑及巡行四方,都詔令其隨從。但他并未因此驕矜自持,而是一如既往地“供奉內廷,日侍左右,恪恭匪懈,勤慎可嘉”,而且“有關民生利弊、四方水旱之國事,皆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”。張英去世后,康熙帝特賜祭葬加等并謚“文端”;雍正帝即位后追贈為太子太傅,并將其牌位入祀賢良祠。


          張英的《聰訓齋語》是一部語句平實、思想深刻的傳世家訓,既蘊含了立德為先、與人為善、廉儉禮讓、耕讀傳家等中華民族傳統美德;也蘊含了言傳身教、修身養性、肯定鼓勵、循序漸進等科學的教育方法;還蘊含著重視家庭和睦、追求親近自然的人生態度。這些都反映了張英的人生認知和感悟,至今依然予人以諸多啟示。數百年來,《聰訓齋語》與《顏氏家訓》《朱子家訓》等都成為人們教育子孫的當讀書目,在中國家教家訓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。(韓婷婷 王芳明)

        人妻女教师耻辱の教室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fnbx"></address>